点击阅读全文

朱标朱雄英小说空印案

热门小说《朱标朱雄英小说空印案》是作者“朕闻上古”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朱标朱雄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太子乃是国之大本,继圣体而承天位!雄英身为标儿嫡长子,自然就是未来的太子,他的启蒙教育也不可忽视。这孩子的确不容易啊!太子妃常氏走得早,还未来得及对他启蒙,标儿又忙于学习如何处理政务,为将来登上帝位做准备,自然无暇顾及一个孩子。虽然新任太子妃吕氏品行尚佳,贤良淑德,但毕竟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亲疏有别...

在线试读


处理完政务,确定老伴还未睡去,太祖爷又化身成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乡野老人,赶到仁寿宫探望卧床不起的老伴。

“妹子!咱今天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其人未到,其声先至。

老人满脸的笑容令老伴不由有些诧异,毕竟自己重病卧床之后,她再也没有见过重八笑得如此开心畅快了。

这个家,这个国,有太多事情需要重八操心了,尤其是这个还处于孱弱幼苗阶段的大明。

“发生了什么大喜事啊?难道是谁又诞下龙子龙孙了?”

重八的笑容畅快而又肆意,令老伴苍白如纸的脸上亦是浮现出了笑容。

老人笑呵呵地答道:“妹子,这次你可没猜对!”

“是雄英这孩子啊!这孩子竟然硬生生地撑了过来,真不愧是我朱元璋的种!”

“真的吗?那可真是大喜事啊!”

老伴闻言欣喜不已,挣扎着起身想要去看一看这个孩子,却被重八无情阻止了。

“妹子啊你现在需要静养,明日我就让标儿带着雄英来给你请安,你看如何?”

老伴只能点了点头,重新躺了回去。

她的身子骨她清楚,重八也清楚,所以并没有说什么“等好起来之后”这般的空话。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心聊了片刻,老伴突然一脸凝重地出言道:“重八,雄英已经八岁了!”

“他是一个可怜的孩子,母妃走得早,标儿又忙于政务,你看是不是……”

二人风雨相伴了一生,重八哪里不懂她的意思。

雄英身为大明嫡长孙,也是时候到了接受启蒙教育的时候了。

太子乃是国之大本,继圣体而承天位!

雄英身为标儿嫡长子,自然就是未来的太子,他的启蒙教育也不可忽视。

这孩子的确不容易啊!

太子妃常氏走得早,还未来得及对他启蒙,标儿又忙于学习如何处理政务,为将来登上帝位做准备,自然无暇顾及一个孩子。

虽然新任太子妃吕氏品行尚佳,贤良淑德,但毕竟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亲疏有别,重视疼爱自己的儿子也是人之常情!

这孩子一个人就这样宛如野草般,坎坎坷坷地疯长到了八岁,非但没有养成怯弱阴柔的性子,反而活泼好动,实在是不容易啊!

如今经此大难,想必性子也会稍微沉稳一些了!

继续让他一个人疯玩下去,只怕日后标儿还会怨自己这个父皇。

何况,近些日子,有些人可是不太安分啊!

倒是可以借此机会敲打一下这些混账东西!

“妹子你放心,你的意思咱明白,稍后咱就下一道圣旨,让雄英入文渊阁接受启蒙教育,开始读书习字!”

“这以前啊咱家里穷,穷的简直没眼看,想习字那是没有机会啊……”

或许是为了多陪陪老伴,亦或许是回想起了幼时的艰苦岁月,老人开始噼里啪啦地讲了一大堆回忆时光,直到床上的老伴面露疲惫之色,他才悻悻地止住了嘴。

离开仁寿宫后,太祖爷当即下发了一道圣旨,令一众朝臣侧目不已。

圣旨内容极其简单,不过寥寥一句,却引得朝臣议论纷纷。

皇长孙雄英日表英奇,天资粹美,自明日起入文渊阁进德修业!

宛如一道惊雷炸响,这道圣旨立刻在京师内掀起了轩然大波!

皇上这么早就开始着手对皇长孙进行培养了?

还是说,这是皇上对其余诸子的……震慑之举?

亦或者说,皇上对太子已经彻底失去了希望,选择早早地培养皇长孙?

文渊阁是什么地方?

那是一众年幼皇子进学启蒙的地方!

皇上突然毫无征兆地命皇长孙入文渊阁,这越看越像他对某些皇子的震慑啊!

毕竟短短几日时间里,袁凯之事可是闹得沸沸扬扬!

以致于流传出了一些“大逆不道”的流言蜚语,比如:皇上对太子不满,欲择立新储!

不知此则流言何人传出,反正注定他要被毛人屠揪出来,而后折磨至死!

不过有一说一,太子的确太仁厚了啊!

仁厚到……有些不像话了!

与心狠手辣、刻薄寡恩的皇上相比,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皇上乃是提三尺青锋,南征北战,一路厮杀,从马背上夺取天下的开国大帝,杀伐决断全在一念之间!

但偏偏当朝太子朱标仁厚软弱,一副老好人的模样,二者的性格可谓是截然相反。

先秦君子的确受人敬仰钦佩,却不代表着他是一个合适的帝王人选!

要知道“太子不类己”,这对于太子而言已经便是一条极大的罪名!

纵观整个中原王朝,那些数得上名号的大帝都曾有一句慨叹:“不类己!”

秦始皇嬴政之太子扶苏,不类己!

汉高祖刘邦之太子刘盈,不类己!

汉太宗刘恒之太子刘启,不类己!

汉武帝刘彻之太子刘据,不类己!

隋文帝杨坚之太子杨勇……

唐太宗李世民之太子李承乾……

满清康熙大帝之太子胤礽……

不类己,对于太子而言就是一个可怕的魔咒,一个恐怖的大罪,大到很有可能足以将他们拉下太子之位来!

而一旦跌落太子之位,轻则被废为庶人,待新帝登基赐鸩酒一杯,重则当场被废,赐鸩酒一杯。

其中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汉武大帝刘彻与他的太子刘据,父子离心矛盾重重,最终酿成了“巫蛊之祸”的惨剧!

很难想象,倘若皇上真对太子爷产生了极大的不满,这个百废待兴的大明帝国会迎来何等惨烈的动乱!

而除仁厚无双的太子爷外,二皇子秦王朱樉严毅英武,就藩陕西西安,亦是六朝古都之地,下辖数万兵马,被誉为“天下第一藩封”,势力在诸王之中最为强劲!

三皇子晋王朱棡修目美髯,顾盻有威,就藩山西太原,此地自古便是膏腴之地,更是李唐的龙兴之地,倘若当真心怀异心,其实力同样不容小觑!

四皇子燕王朱棣顾盼威严,器宇轩昂,更是就藩北平府,当年的元大都,其人不可说,不可提!

此三子皆膂力过人,且自幼从军,以悍勇著称,极类杀伐果断的皇上,且各自背后都有着盘根错节的姻亲关系,与多位当朝大将亲近交好。

而今因袁凯之事,皇上与太子不和的消息传出,只怕这三位皇子顷刻之间便会蠢蠢欲动了,生出那不该有的野心与念头!

愚蠢的人以为这是皇上释放对太子不满的信号,但聪明清醒者大有人在!

一些老狐狸躲藏在自家府邸之中,慢慢地琢磨出了些许味道来。

李府之内,一满头银发的青衫老者正在凉亭之内独自品味香茗,听罢管家所言,老者将茶杯重重地放在桌上,讥诮地笑道:“这是震慑!这是警告!”

管家不解,老者本不想多言,起身来到了假山湖边,见鱼儿竞相浮出水面争欢,忽然又来了兴致,命管家将茶杯抛入了湖中,鱼儿顿时受惊逃窜,再不见踪影。

老者以手指鱼大笑道:“现在,你可明白了?”

管家乃是执掌相府内务的总管,心智本就不俗,心中隐约有了答案。

难怪近些日子帝都之内逐渐鱼龙混杂了起来,遍布各方势力的眼线“!

其背后之人,无非就是就藩的那几位皇子罢了。

“袁凯的那句‘陛下法之正,东宫心之慈’看似十分得体,却犯了为臣者之大忌:首鼠两端!”

“尤其是在咱们那位皇上疑心病日益严重的情况下,鼠目寸光的袁凯面临两难抉择时选择两不得罪,他此举看似精明,却无异于一脚踏进了坟墓之中!”

“聪明反被聪明误!可笑!可叹!可悲!”

老者话毕,不再多言,转身离去,留下陷入沉思的管家。

诚如老爷所说,袁凯的确是自寻死路,但他却一句话搅动了天下风云!

而今日皇上突兀地命皇长孙入文渊阁,同一众年幼皇子进德修业,这的确是在暗示诸王,切莫生出不该有的野心。

只是可惜,能够如同自家老爷这般洞察圣意之人,不多啊!

唉!

现在满朝文武人人自危,皇上的每一个决定都会让他们绞尽脑汁地去思索其深意。

他们这官,做得未免也太难受了啊!

但不做又不行!

人世艰险啊!

幸好自己棋高一筹,入相府任职,远离了这些勾心斗角、恩怨是非!

管家看着又浮在湖面撒欢的鱼儿,嘴角不由露出了笑意,端起一旁的鱼粮撒了下去,鱼儿们争得更加凶猛了。

江海大鱼薄集龙门之下,数千,不得上。

上则为龙,不上者鱼!

不知这满湖锦鲤,哪一只才能鱼跃龙门,成为那至高无上的唯一真龙?

与此同时,太子东宫。

与欣喜若狂的太子爷朱标不同,朱雄英几乎是咬牙切齿地看着前来传旨的宦官,甚至冲上去踹了他一脚!

“混蛋玩意儿!滚出东宫!”

“别再让我见到你,否则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自古宦官乱政之事屡见不鲜,所以太祖爷对这些残缺之人可谓是极尽打压,他们现在就是一些无权无势的下人罢了!

传旨宦官在这东宫之地哪里敢放肆,被暴怒的朱雄英象征性踢了几脚之后,依旧笑嘻嘻地弯腰躬身,将圣旨交到了太子爷手中,而后便逃也似的离开了东宫。

那个皇长孙,着实凶猛!

小说《朱标朱雄英小说空印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