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她死后,薄爷跪在墓碑前哭成狗

乔予薄寒是小说推荐《她死后,薄爷跪在墓碑前哭成狗》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陆尽野”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乔予被欺负成这样,他应该感觉到报复的快意才对。可那抹苦涩,让他胸口莫名发紧。“咚咚咚!”车窗被人叩响。江屿川拧眉,冷道:“薄总的车你也敢乱敲?”“江总,抱歉!我看见乔小姐上了这辆车,乔小姐刚才砸了我们叶少的脑袋,叶少正在气头上,让我们务必把她带回去...

免费试读


她真的不确定,薄寒时是否会将她送回叶承泽那里。

她方才用烟灰缸砸破了叶承泽的脑袋,若是再落到叶承泽手里,她不敢想象是什么下场。

叶承泽这人,在西洲是出了名的眦睚必报。

她身上的裙子早已被叶承泽撕坏,露出大半个雪白肩膀和锁骨,她跌坐在他腿上,双手搂住了薄寒时的后脖颈,吻的动情且卖力。

薄寒时攥住她的手腕,想将她推开。

“别丢下我……”

她虚弱的声音在发抖。

眼泪,滑落到薄寒时唇上,他尝到一丝咸涩。

乔予被欺负成这样,他应该感觉到报复的快意才对。

可那抹苦涩,让他胸口莫名发紧。

“咚咚咚!”

车窗被人叩响。

江屿川拧眉,冷道:“薄总的车你也敢乱敲?”

“江总,抱歉!我看见乔小姐上了这辆车,乔小姐刚才砸了我们叶少的脑袋,叶少正在气头上,让我们务必把她带回去。”

江屿川朝车窗外看了一眼,“哦,这样啊,我刚才看见乔予从那个方向跑了,快去追吧。”

保镖愣住,江总这睁眼说瞎话的能耐,还真有一套。

“江总,我明明看见……”

“薄总赶时间,好狗不挡道的道理,你们应该懂。”

江屿川直接把车窗关上。

后座的乔予,紧紧攥着薄寒时的衬衫,指尖苍白,她雪白的皮肤,和男人身上的黑色衬衫形成强烈的反差。

薄寒时被她压在后座座位上,她在上,男人在下。

狭窄封闭的后座空间里,两人的气息暧昧交融,湿红的水眸就那样无声的注视着他,乔予大气都不敢出。

她湿漉漉的眼神里,写满了求救,抓着薄寒时衬衫的手,也在发抖。

直到,叶承泽那两个保镖被江屿川打发走。

乔予下意识松了口气。

忽然,她整个人被重重的摔在真皮座椅上!

这一次,她在下,薄寒时在上。

男人高大的身躯笼罩住她,眼神逼仄凌厉:“利用我躲开叶承泽,乔予,你知道利用我的代价是什么吗?”

这样危险的薄寒时,乔予是陌生的。

她本能的往后缩了缩,可车内空间狭小,后座的空间让她逃无可逃。

薄寒时的身子,倾覆下来。

男人那张颠倒众生的俊脸,靠近她……

乔予因为中了药,呼吸很热,胸口弧度起伏的厉害,那被撕坏的连衣裙在刚才一番折腾里,已经形同虚设的挂在身上。

车内光线昏暗,路灯的暖橙色光芒滑进车窗,明明灭灭,隐隐绰绰。

黑白身影交叠在一起,几乎融成一体。

入目,满是香肌玉骨。

一片旖旎之色。

她双手抵在男人胸膛,眼角红的厉害,维持着最后一丝理智,“薄寒时,别在这里,求你。”

哪怕是去酒店,也比在这里好。

江屿川还在前面开车。

她不想在熟人面前,丢尽最后一点脸面。

可薄寒时却冷血的笑了。

男人长指捏着她的下巴,俯身在她耳鬓,用最温柔的口吻,说着最讽刺的话:“予予,不是你自己送上门的吗?现在,又装什么?”

小说《她死后,薄爷跪在墓碑前哭成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