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白昼悔过叶棠薄迟宴》主角叶棠薄迟宴,是小说写手“煮清茶”所写。精彩内容:“薄先生,在外面等我的好消息。”薄迟宴看着这个笑容明媚的少女,低沉的嗓音应了一声,十分性感。“嗯。我等你...

白昼悔过叶棠薄迟宴

白昼悔过叶棠薄迟宴 阅读精彩章节


相反,薄老夫人的腿和命,都铁定能保住了。

叶棠没想到,叶淮安居然北眠医生的粉丝。

想到叶淮安曾经对她的种种,叶棠忽然有点好奇,如果叶淮安知道他一直追随的北眠医生,其实就是他看不起的亲妹妹,那个在叶家人嫌狗恶的亲妹妹,他会是什么感觉呢?

叶棠的嘴角,再次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弧,真是有点期待呢。

可笑,太可笑了,这个世界上真是充满了戏剧性。

薄迟宴看到她这样笑,目光也有些深邃,似若有所思。

“谢谢你,叶医生。”

叶棠对上薄迟宴的视线,眼角的笑容变得很甜。

“薄先生,在外面等我的好消息。”

薄迟宴看着这个笑容明媚的少女,低沉的嗓音应了一声,十分性感。

“嗯。我等你。”

这个时候的薄迟宴还不知道,这个少女,会将他从无尽的深渊中捞起来。

她的笑容,明媚得就像是小太阳,照进了他暗沉的深渊。

叶棠看到薄迟宴的神情,想起他刚才对其他人的冷酷无情,忽然觉得此刻的他,似乎有点像顺了毛的大狼狗,有种反差萌。

薄老太太的腿疾很严重,但最要命地是,她有不少基础病,这次住院,甚至引起多处心肺和肾脏衰竭。

护士:“不好,心跳小于四十!”

“三十!”

“二十!”

只听到滴的一声,病人心跳开始回升。

“一,一百二……”

恢复了!

在场其他护士和医生,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叶棠,因为这相当于起死回生,这个少女的医术,着实有点太可怕了点。

“这怎么可能?”

他们的身上,也都跟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艹,这也太强了吧!

叶棠却早已经对这种结果习以为常,哪怕病人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甚至在阎王殿里徘徊,只要经过她的手,都能死里逃生。

这,就是北眠。

“手术很成功。”

薄奶奶的腿保住了,身体各方面指标也正常,薄迟宴看到老夫人被推出来,整个人才从紧张到稍微放松的状态。

叶棠知道,薄奶奶对薄迟宴来说有多重要,所以,她一定会帮他保住薄奶奶。

薄迟宴喉结滚动了一下,低声道:“谢谢。”

叶棠低声回道:“我的荣幸。”

薄迟宴对上那双美丽动人的眼睛,好似差点迷失在这样迷人的眼波里。

叶棠像是突然降临在他的世界里,就像是冥冥中注定好了一般。

叶棠换了手术服,出门的时候,刚巧碰到了匆匆赶来见北眠医生的叶淮安。

见到叶棠,叶淮安的眉头立刻皱得紧紧的,和过去六年一模一样,像是打心底里就在厌恶她这个亲妹妹。

“你怎么在这?”

叶棠手塞进了口袋,声音平淡无波:“不好意思,我出现在哪里,好像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吧?”

叶棠现在甚至连一声二哥也不愿意叫了,意识到这一点,叶淮安心头像是被一根针刺中了一般,心头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儿。

看到叶棠从薄老太太的房间里走出来,他又像是明白了什么,恍然大悟。

“你来找北眠医生的?”

叶棠挑了下眉,没说话。

叶淮安或许根本想不到,他口中的北眠医生,就是她本人。

更可笑的是,几个月前,他还特意发短信责怪她心思歹毒,不该针对各方面都强过她的妹妹叶姜,各种为叶姜打抱不平。

叶棠不说话,叶淮安就当她默认了。

“如果你想找北眠医生,那你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她可不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她和你,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叶淮安的语气里,不自觉地带上了讽刺的味道,就差说她不配了。

他想起几个月前叶棠因为顾辰的事,和叶姜吵得不可开交,说话难免刻薄。

就算叶棠真的一无是处,没有丝毫可取之处。但如果她心地善良一点,不会处处针对姜姜作恶的话,他们这些哥哥,也不至于对这个有血缘的亲生妹妹那么差劲。

但是,叶棠偏偏冥顽不灵,错得离谱。

一想到叶棠对叶姜做的那些事,叶淮安心里对叶棠仅有的一点歉疚和不安,也都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叶棠双手插兜,在怼人这方面,她还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对手。

“我说叶二少,就算是这样,那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和北眠医生关系有多好呢,还要你在我面前装腔作势,我都替你感到羞臊和脸红。”

叶淮安被她怼的有点哑口无言,说不出一句话,他忽然转移了话题。

“这都已经两个月了,你还不回家吗?”

说这话的时候,他还觉得有点别扭。

叶淮安知道双胞胎兄弟去接叶棠了,作为亲哥哥,他也不至于让叶棠一直流落乡下。

叶棠有些无语地看了他一眼,似乎觉得他有些大惊小怪。

“真是奇怪了,我回不回去,对你们来说很重要吗?不管我在不在家,你们也都不在意吧。”

叶淮安再次被她说的有些哑口无言,因为叶棠说的都是事实。

他的心里,忽然有点堵得慌。

换了以前叶棠还会觉得心酸,但是现在,她只会觉得无所谓。

叶淮安忍了忍自己的情绪,说:“再怎么说,你都是叶家的亲生女儿。你要是一直流落在外,网络上也会有非常多流言蜚语,不仅对你不好,对叶家的影响也不好。”

叶棠似乎想到了什么,说:“叶二少,我有必要和你说一件事。”

“来叶家这么多年,我们相处的并不好,甚至还生出很多事端。我回来了,叶姜也受到了不小的委屈。既然如此,那就好聚好散吧。这些年,你们叶家给我花了几百万,我都记在账上。等还完了你们给我花的钱,我们就两清了。至于你们亏欠我的,不管是亲情,还是其他的物质,我都不要了。”

叶棠一口气说完,意外地感到很轻松。

“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打扰你们和叶姜的生活,她也不会再因为我受到什么委屈了。”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小说《白昼悔过叶棠薄迟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