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离婚怀崽后男主他开了窍

作者:昭昭招财

角色:靳星 沈故行

离婚怀崽后男主他开了窍

《离婚怀崽后男主他开了窍》靳星 沈故行全集免费阅读_《离婚怀崽后男主他开了窍》完整版在线阅读



早上靳星的母亲过来打扫卫生,发现靳星坐在地上,脑袋趴在沙发上睡,无声的叹了口气,轻手轻脚的去房间里面拿了条毯子出来,给女儿盖在身上。

不知道小夫妻怎么突然吵架了,以前倒是都挺和谐的。

两个人很少吵架,每次来拜访也都是开开心心的。

看到女儿这样,做母亲的都是舍不得的,去外面买了一份豆浆,两个包子还有一个茶叶蛋,放茶几上等女儿醒过来吃,随后收拾了一下堆在女主边上的纸巾,扔进垃圾桶,提着垃圾袋出门,去超市买些菜,给女儿做份午饭,顺便扔个垃圾。

靳星醒过来正好碰到靳妈妈开门进来,看到女儿醒了,还肿着两颗核桃似的眼睛,心疼的不行。

靳星看到靳妈妈,有些惊讶,又有些不好意思:“妈妈,你怎么来了?”

“醒了就快去刷牙吧,买了你喜欢的萝卜丝肉包。”靳妈妈提着菜,语气嫌弃又宠溺。

靳星跟个憨憨一样傻笑:“嘿嘿嘿。”

靳妈妈面无表情的走进厨房,把买好的菜放进冰箱,回想起刚刚的画面,唇角勾起,眼角的鱼尾纹现出,自言自语:“傻了吧唧的。”

靳星洗漱完,看到桌子上还贴心的放着豆浆,一手包子一手豆浆,幸福就这么被抓住了。

“说说吧,你们俩怎么吵架了。”

靳星磨磨蹭蹭,有点不太想说,眼神闪烁着心虚:“嗯……就,就一些小事情。”

靳妈妈也看出来女儿不好意思了,也没追着问,只是边打扫边说:“人家孩子我看着挺好的,也不像是会跟你吵架的样子,是你又无理取闹了吧?”

靳星反思了一下,好像自己是有那么点任性,但是他就不会哄哄她吗?她这都离家出走一个星期了,也不知道来关心关心她有没有饭吃。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很累,心情也不好,对于母亲的话,靳星情绪低落,也不想说什么:“妈,如果我跟他离婚,你们会生气吗?”

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现在也就这么轻易的说出口了。

靳妈妈收拾垃圾的动作顿了一下,“你婆婆对你挺好的,人家沈故行不是也对你挺好的吗,我看他挺宠你的呀!”

靳星闭了闭眼,把责任都归咎于自己身上:“我不喜欢他,不想跟他一起生活了,我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呀!”

靳妈妈虽然希望女儿能跟人家好好过,但更重要的还是女儿能开心,如果不开心,那分开也没有什么不好。

“你没有家庭,以后老了谁养你啊?不生个儿子女儿,以后死了都没人收尸。”

靳星叛逆劲儿一下子上来了:“我遗体捐赠,医生来的比飞机都快!”

靳妈妈:“……你自己好好想吧,以后我不在了,看有谁管你!”

妈妈确实老了,眼角的皱纹越来越多,头发白的也快,靳星最受不了身边人拿年纪大说事儿,放下手里的包子,挽住妈妈的手臂,“哎呀妈~你还年轻呢!我才二十几,你一定能活到一百岁的!”

靳妈妈笑了笑:“好了!你自己考虑吧!”说完把手抽出来继续收拾垃圾,又问:“你今天怎么不上班。”

靳星:“呃……昨天加班加太晚了,今天上午老板放假,下午就要去上班了!”

靳妈妈:“哦,那你快点吃吧。”

靳星乖乖坐回去咬了一大口包子,随后手指飞快的在屏幕上按:救命!我妈还不知道我辞职了,她今天过来打扫我房间,发现我跟沈故行吵架了!我跟她说下午要上班,快快快,下午跟我约一波。

发完消息,靳星继续吃包子,看着妈妈的身影,开始思考跟沈故行离婚的事儿,虽然挺对不起婆婆的,毕竟婆婆还是挺疼她的,但是跟沈故行,他真的不想继续过下去了。

拿起手机,给沈故行发了条消息:我们离婚吧,约个时间去民政局。

说完,放下手机继续啃包子。

有点难过。

但是没关系,应该很快就好啦!

不过是一根那人罢了,这年头没有男人又不是活不下去!

她也不过就结婚了两年,前二十一年不都一个人过得嘛!

跟付连连约在下午茶店里,搅着面前的拿铁,眼神放空。

等付连连过来的时候,靳星已经发了好一会儿呆了。

“怎么不给我点几个甜点,我饿死了,饭都没吃呢!”付连连连人带声儿一起来。

靳星抬头,愣住了:“你你你……”

付连连自恋的撩了撩刘海:“怎么样,姐今天帅不帅?”

靳星从头到脚看了一遍,一身中性风,配上稍短的狼尾,特意画了一个偏中性的妆容。

靳星竖起大拇指:“牛!简直一网络帅哥,要是你再高一点就好了。”

付连连痛心疾首,160的身高是她的硬伤:“你不提身高,咱还是好姐妹。”

靳星:“建议配上15cm的增高鞋垫。”语气正经又欠揍。

付连连咬咬牙,伸手做出一把枪的手势,直指靳星的小脑袋瓜:“给姐上甜点!”

靳星:“好的姐!”

原本靳星是不想吃的,但是看到甜点谁能忍住不吃呢!

于是,在两个人的一直协商下,一人一份蛋糕和冰激凌。

两个人边吃边聊,提到沈故行的时候,付连连还劝了劝:“这男人吧,哪儿都不错,就是感觉对你情商不高。”

靳星沉默了一会儿,付连连以为戳到靳星痛处了,忙转移话题试图挽救,就看到靳星垂眸看着冰激凌,唇角牵了牵,带着些许牵强的说着自以为的现实:“有没有一种可能,不是他情商低,而是不想把高情商放我身上。”

付连连觉得靳星太丧了,颓唐的不像她,以前的她向来都是安慰别人,即使低落也没像现在这样,仿佛天上的月亮不见了,星星全都掉落,一片黯淡无光。

“应该不会吧……哎呀,别这么想嘛,咱就是说,下一个更乖。”

这时,手机震动了一下,屏幕亮起,是沈故行发来的消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