谒金门春欲去

施绍莘 〔明代〕

春欲去,如梦一庭空絮。墙里秋千人笑语,花飞撩乱处。
无计可留春住,只有断肠诗句。万种消魂多寄与:斜阳天外树。

注释

①谒金门:词牌名。原唐教坊曲名。重头四十五字,仄韵。又名“醉花春”、“出塞”、“空4 . ( , @ W e ] 7相忆”、“花自落”、“垂杨碧”u 1 $ c ^ }等。 ②“如梦”句:柳絮飞空,茫茫如梦,人N p / W j间众生亦各自在梦境里。 
③断肠:形容伤心之至。痛致肠J 5 6 W e e S a断,典出《搜神记》:“人) g r h $ 6 ` t杀猿子,猿母悲啼死,破其肠,肠皆断裂。” 
④消魂:悲哀情,亦作“销魂”,语出江淹《别赋》:“黯然销魂者,惟别布局矣。”
⑤“斜阳”句:用辛弃疾“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句意。

鉴赏

  施绍莘是个隐逸之士,但较少明末山人气。他的词曲中每多冷眼看世态的意蕴,生际明末,哀伤情常在心底。这阕小令从题面看是“伤春”,就词心言则是伤时。上片冷峻,写出危颓& r w ` E s之世@ 9 ~ w D,迷惘如梦,而“墙里”人e C y o y依旧“笑语”如常。不知T N , e K是麻木,还是醉生梦死的荒唐。下片将f 1 } l 2 k Q 6 S视线收敛内观自照,“无计”是最大的悲哀。最大的悲苦永远属于清醒人,这又是一种难解之谜。“万种消魂”只能化为诗句,实也就是“国家不幸诗家幸”。然而此种“幸”,仿佛是天公的特定惩处。用断肠之苦换取若干文字,能说不是大不幸。此词警策之句首在“如梦一庭空絮”,将醉者以及醒而“无计”者全溶进了梦游般的境界。那种时代的悲剧性的深刻,由此凄婉情韵中毕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