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承黑松将军《青龙转世:我骑哮天守护你》完整版免费阅读_青龙转世:我骑哮天守护你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陈承黑松将军是都市小说《青龙转世:我骑哮天守护你》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看我书来”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我本是一条小青龙,被父亲大人一尾巴重新投胎成了人族
出生时喊过口号: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
哭声震惊县医院!
三岁时骑犬巡山:爷爷叫我来巡山,我把山头转一转!
歌声传遍黑松山!
待我长到十八岁,哼哼!
“陈承,回家吃饭啦,别整天骑着狗瞎逛!”
唉!这是来自母亲大人的召唤,不得不从,否则,她会哭……
修行的道路上果然需要经历很多艰难坎坷,陈承小朋友有一种莫名的忧伤

小说:青龙转世:我骑哮天守护你

类型:都市

作者:看我书来

角色:陈承黑松将军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看我书来”的新书《青龙转世:我骑哮天守护你》,这是一本都市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敖青有了新的名字,叫陈承。照老爸陈一顺的说法,承是勇于承担,长大了有责任心,就好像他一样;按老妈孙妙君的理解,承有承蒙谦虚之意,希望宝宝将来做一个内敛谦逊的人;陈建平老俩口的看法,承就是继承、传承,陈家后继有人,没小俩口那么多花里胡哨的深意;至于陈承的外公外婆,只说了声好名字,显得比较矜持。某个周三下午,几个孙老师的学生跟着她回宿舍围观声震县医院的陈承小朋友。“陈承,小陈承。”敖青翻了个白眼,别叫了,我知道这是我的名字,我正在努力练习发音,锻炼新的身体,还要利用先天元阳之气修炼,我很忙的!白嫩嫩的宝宝做什么动作都是可爱的,尤其是配合不屑表情地翻白眼,直接戳中众人的萌点,引来屋内几人的欢笑……

评论专区

娜迦神族:作者你能不能别每章后面都PS一轮,你在玩朋友圈吗?

无限之凡人的智慧:主角非人,伪无敌流,干草可食。太监减分。

真摘星拿月:情节衔接生硬,主角也像个没头脑的苍蝇,不知道办些什么事,不知道往哪飞。观后感就四个大字:稀里糊涂。

青龙转世:我骑哮天守护你

《青龙转世:我骑哮天守护你》在线阅读

第3章 打针?我从来不哭

敖青有了新的名字,叫陈承。

照老爸陈一顺的说法,承是勇于承担,长大了有责任心,就好像他一样;

按老妈孙妙君的理解,承有承蒙谦虚之意,希望宝宝将来做一个内敛谦逊的人;

陈建平老俩口的看法,承就是继承、传承,陈家后继有人,没小俩口那么多花里胡哨的深意;

至于陈承的外公外婆,只说了声好名字,显得比较矜持。

某个周三下午,几个孙老师的学生跟着她回宿舍围观声震县医院的陈承小朋友。

“陈承,小陈承。”

敖青翻了个白眼,别叫了,我知道这是我的名字,我正在努力练习发音,锻炼新的身体,还要利用先天元阳之气修炼,我很忙的!

白嫩嫩的宝宝做什么动作都是可爱的,尤其是配合不屑表情地翻白眼,直接戳中众人的萌点,引来屋内几人的欢笑。

“快看,又翻白眼了,好可爱。”

“孙老师,我觉得他好聪明,肯定能听懂我们说的话。”

“切!你又不是他你怎么知道。”

“我就知道,我还知道他不喜欢你。”

“凭什么不喜欢我?”

“因为你长得丑!”

几个八九岁大的小客人开始争吵起来,孙妙君笑着劝道:“陈承才四个月大,他还不知道分美丑呢,你们那个时候也不知道的,对不对?”

见几个学生点头,又道:“长什么样是父母给的,在你们爸妈眼里你们都是最可爱的,老师也说过,心灵美才最重要,对不对?”

有一个小同学先是习惯性点头,后又带着一丝疑惑问道:“孙老师,那为什么我妈妈要去开刀把鼻子弄得高高的呢?外婆也没嫌她丑呀?”

“笨!那不叫开刀,那叫整容,这都不懂。”

“就是开刀,都包纱布了,只有受伤了才会包纱布。”

“才不是,三班的李老师脖子上整天包着纱布,也没开刀呀。”

孙妙君闻言一顿,哈哈笑出了声,李老师的脖子上有几颗较大的黑痣和胎记,位置比较特殊不方便去除,平时最爱用丝巾遮挡。

“同学们,李老师那不叫纱布,叫丝巾,就像你们带红领巾一样,她因为不能当少先队员了,可又想和你们一样,所以才围了丝巾。”

看了看时间,冲着几个小朋友道:“好了,陈承弟弟你们也看过了,快回家吧,老师送你们到校门口。”

孙妙君笑着对婆婆道:“妈,陈承就辛苦你了,我还有些事没处理完,别等我吃饭了。”

“去忙吧。”

刘翠兰一边洗菜一边回应,听到关门的声音后,小声嘀咕:“我是为了大孙子,要你说辛苦干啥?假客气。”

崔海英在女儿满月后就回了京城,公公陈建平回了村里忙碌,老一代人的思想,这陈家后继有人,自然得更加卖力干活,而且,自家的大孙子实在太可爱了,平时也不哭,醒了就哇一声,饿了就哇两声,要尿就哇三声,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就这么看着你,啧啧!

老俩口这是捧在手心里,疼在心窝中,两个儿子早排在孙子后面了,有空才搭理一下这哥俩。

一个周六的下午,孙妙君抱着陈承,和婆婆一道去医院打“百白破三联疫苗”,还没进门就听得里面一片哭声。

此刻是孙妙君婆媳俩最骄傲的时候,一个在心里夸自己儿子勇敢,一个用眼神藐视一众哭包,还嗓门特大的说:“妙君啊,你说咱陈承怎么那么懂事那么勇敢呢?这一点肯定随他爸,都是保家卫国的种子选手。”

陈承出生时的奇事早就传遍整个医院了,再加之小孩长得是真好看,皮肤白里透着粉不说,全身肉肉的,小胳膊小腿露出来像白嫩嫩的莲藕,特招人的是那双透着灵气的大眼睛,睫毛不染而墨,又密又长,看着你忽闪忽闪的,一脸的正经样。

关键是打针不哭不闹,还冲着你笑,其实是不屑的瘪嘴,婴儿面部肌肉管理不到位引起的误会,这怎么会不爱呢?这一回也是,陈承小朋友再次成了其它小朋友的榜样。

“你看,小弟弟打针都不哭,你也不能哭呀。”

一岁多的小男孩看了一眼护士手中亮闪闪的针头,一扭头哭得更大声了。

小小一针,又不痛,哭什么哭,唉!人族幼崽就是弱,像我前世一岁的时候都已经能自己撕咬莽牛了。

陈承不觉得打针痛,反而对自己这具人族身体如此脆弱感到忧伤。没关系,好在有那一缕先天元阳之气,自己已经开始修炼“青龙护体诀”了,虽然还没入门,但也算是有了一个好的开端。

时不我待,抓紧每分每秒修炼,不然这身体太容易睡觉了,整天吃了就困,困了就睡,一点不讲武德!

“呀!针拔不出来了。” 打针的护士急了,忙大声喊当值的护士长。

没等孙妙君说话,婆婆刘翠兰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急声问:“怎么回事?你这个小姑娘怎么拔针都不会?我跟你说,如果我家陈承有什么事,我跟你没完!”

孙妙君抱着宝宝也急,但却知道光急没用,忙劝婆婆:“妈,你先别嚷嚷,让护士长过来看。”

陈承很无语,我就运转了一下法诀,这就卡住了?这针什么品质?这群人族不仅不能修炼,连炼器水平都如此差么?如果再经历一次星台之战,怕不是人族连现在的地盘都保不住吧。

我还没正式进入“青龙护体诀”第一层就这样了,一旦跨入第一层怕不是针也扎不进吧,不打这什么鬼的预防针,老妈又会担心得掉眼泪,这可如何是好?

修行的道路上果然需要经历很多艰难坎坷,陈承小朋友有一种莫名的忧伤。

等护士长过来,陈承早停了法诀,针头自然也就很顺利地拔了出来。

“看看,这不是**了吗,你这个小姑娘就是技术不行,下次可不许你给我家陈承打针了,难怪这些小娃娃一见你就哭。”

屋内一众爷爷奶奶叔叔阿姨抱着自家的宝贝,目光有些不善地看着小护士,其中意味不说自明,小护士委屈得都快哭了。护士长一见,只得让小护士先去歇歇,让别人接手方才作罢。

婆媳俩护着陈承回了宿舍,一边忙着家务,一边商量着回村里过年的事情。正说得起劲,忽见床上的陈承一个翻身稳稳地坐了起来,小脑袋左右看了看,复又倒在床上,小屁股一扭一扭地朝床头快速爬去。

“呀!妈,你快看,陈承会翻身会坐了。”

相对于儿媳妇的高兴,刘翠兰却是一惊,急急来到床边,向孙妙君说教。

“六个月不到会翻身还好,可不能让他坐起来,现在孩子的小身子骨还弱的很,你们年轻人觉得是好事,是因为你们不懂。”

“不好吗?早坐就能早走路呀。”

“所以说你没经验,老话说得好—-一听二看三抬头,四撑五抓六翻身,七坐八爬九扶墙,满了周岁才能走。”

“提前一些不好么?现在的孩子营养多好呀,肯定比几十年前强,妈,你这都是哪年的老话了。”

“你还别不信,不管营养多好,这孩子就像地里的庄稼一样,总要有个过程,否则就是哪啥拔苗灌水,会坏了根的。”

孙妙君噗哧笑出了声,回道:“那叫拔苗助长,现在能翻身也没事吧,不过,妈你说得也有道理,得看着他才行。”

不生娃不知母痛,不养娃不晓娘忧。

当陈承已经能坐得很稳当的时候,开始了人生第一次旅行,回爷爷奶奶家过年。穿着奶奶亲手特制的大红花棉袄,戴着一顶兔儿朵帽,由老妈抱着坐上老爸弟弟陈一利的车往家赶。

得了信儿的陈建平早早站在院门口张望,远远瞧见车子进了村,知是宝贝孙子到了,忙将烟丢到地上踩了踩。

腊月里的西部,风狂雪密。

孙妙君紧赶几步进了正屋,屋内一角烧了大铁炉子,很是暖和。

“快,让爷爷抱抱我的乖孙。”

刘翠兰拍开老头子的手,“急啥,先得把外套脱了,太热容易烧心。”

“好好好,先脱小衣服,可不能把乖孙给热着。” 边说边凑到陈承身旁,笑得一脸褶子地瞅着孙子,至于二儿子陈一利,只随意用眼角扫了一下便没再理会。

陈一利见状切了一声,冲着娘嚷:“妈,我饿了,看看有啥吃的不?”

“现在没空,等着!”

陈一利本是家中老小,深得老俩口喜爱,如今地位不保,虽已是二十刚出头的成年人,但心里还是有些泛酸,便嘀咕道:“一个小娃用得着你们三个人忙活,挤得过来么?”

“咋的?整天就知道吃,有本事你也找个媳妇生一个呀,那我肯定也稀罕。”

刘翠兰太知道陈一利的德性了,相比大儿子陈一顺的稳重大气,小儿子就有些小心眼,都满二十的人了跟没长大似的。

孙妙君目光快速扫过婆婆和小叔,摸了摸陈承背心热乎乎的,顺手接过婆婆递来的喝水瓶子,笑着道:“妈,不说一利了,我也饿了。”

“行了,老婆子去做饭,这里有我和妙君。” 老爷子发了话,刘翠兰瞪了陈一利一眼转身忙去了。

“爸,这几个月你一个人在家还好吧?”

“好着呢,别操心我,一顺那怎么说?”

“他说这段时间有任务,不一定能请到假。”

“唉!他这个当爹的不称职,娃都快半岁了还没见爹一面,下次回来我好好说说他。妙君,你多体谅他。”

“看爸说的,这是他的责任。我就是觉得总让妈去县里照顾我,留你和一顺在家不太放心。”

陈建平笑了笑,瞅了一眼二儿子。

“这不还有一利嘛,当初为啥宁愿被罚款也要多生一个就是这个道理。”

上一篇 2022年8月6日 上午8:04
下一篇 2022年8月6日 上午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