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遥北璟临《女帝五岁半:我是全国百姓团宠》_《女帝五岁半:我是全国百姓团宠》全章节阅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女帝五岁半:我是全国百姓团宠》,是以陆遥北璟临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摘碗星星”,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团宠+基建+种田+双强互宠+造返女帝+驭兽】
陆遥本是二十二世纪人人闻风丧胆的血狼雇佣兵团指挥官孤狼,隐退后美食城即将开业,一次酒后竟然穿越成了一个五岁农家傻女,幸运的是她带着美食城穿越的,看着宠爱她的陆家人,可她感觉陆家并非表面这么简单
君王残暴无道,边疆战事不断,土地干旱,颗粒不收,赋税反增不减,导致难民成灾,土匪山贼横行,多地爆发起义,面对他国频频进犯,陆遥契约镇国神兽白虎,带领乞活军,手持现代枪械,保卫一方百姓
她一步步解开身份之迷,成为叱咤风云的开国女帝,让百姓过上了吃饱穿暖的好日子,是全国百姓的小福星
她深谋远虑、杀伐果断,推行教育,在全国范围内建立小学和中学,实行九年义务教育禁止包办买卖婚姻,实行一夫一妻制她推行农业种植技术,为百姓铺水泥路,造玻璃,建发电站,用蒸汽机代替人力
她开疆扩土、征战四方,让周边国家闻风丧胆,都乖乖给她献上膝盖

小说:女帝五岁半:我是全国百姓团宠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摘碗星星

角色:陆遥北璟临

小说《女帝五岁半:我是全国百姓团宠》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古代言情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摘碗星星”。文章精彩片段如下:八角村的村民知道陆家的条件,而且还是外来户,都不敢把闺女嫁给他们。有几个歪瓜裂枣的看上了陆家兄弟,都被向英娘一口拒绝了。就在这时,邻居胖婶急匆匆的推开大门,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陆家大妹子,快给我口水喝。”在灶间忙活的向英娘听到胖婶的呼喊,赶紧的跑出来,她看到胖婶跑这么快,肯定有什么事,她急忙从水桶里舀了一瓢水:“别着急,慢点喝。”胖婶咕嘟咕嘟几口水下肚,这才缓了一口气:“你快去看看你家老大吧,他被人打了……

评论专区

剑娘:评分低不是没有道理的,和女的组队永远被坑,主角还感觉自己赚了,就是简单让你不爽。

高龄巨星:老头来娱乐圈比较耳目一新,前期都还不错。主角各种装B,装的很圆润,但是看到目前广场舞和富豪老太婆就有点毒了

万界竞技,开局我选张三丰:不明白这样的书为什么能有6.5的分?看过以后,诚以为不是毒草就是干草。食之无味,弃之可以。

女帝五岁半:我是全国百姓团宠

《女帝五岁半:我是全国百姓团宠》在线阅读

第5章 怀上了陆长瑾的骨肉

八角村的村民知道陆家的条件,而且还是外来户,都不敢把闺女嫁给他们。

有几个歪瓜裂枣的看上了陆家兄弟,都被向英娘一口拒绝了。

就在这时,邻居胖婶急匆匆的推开大门,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陆家大妹子,快给我口水喝。”

在灶间忙活的向英娘听到胖婶的呼喊,赶紧的跑出来,她看到胖婶跑这么快,肯定有什么事,她急忙从水桶里舀了一瓢水:“别着急,慢点喝。”

胖婶咕嘟咕嘟几口水下肚,这才缓了一口气:“你快去看看你家老大吧,他被人打了。”

向英娘解下腰间的围裙,着急的问:“胖嫂,我家老大怎么了?”

胖婶又喘了一口气:“我刚才路过王地主家,外面围满了人,听到他们说你家老大把王春花玷污了。”

胖婶听到这个消息,着急向陆家报信,路上跑的快了些,就气喘吁吁起来。

她从小身体就胖,在这吃不饱的年代,胖婶能有这一身膘,这可都是她的财富啊。

“怎么可能?”

“长寻,你们几个快去田里喊你们爹回来。”

正在读书的几人听到声音从房间里跑出来,陆长寻安排:“小五,你去田里喊爹回来,三弟,四弟跟我走。”

向英娘赶紧吩咐:“长勋,不要打架知道吗?”

陆长寻点头:“娘,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二哥,我跟你们一起去。”

“小妹,你跟娘和奶奶在家里,哪也不准去。”陆长寻刚想走,就看到小不点可怜巴巴的拽着他的衣角。

他只好无奈抱起陆遥:“跟二哥走吧。”

陆遥被一个大小伙子抱特别不舒服,一想到自己小小的身体走的慢,只好任他抱着。

“长勋,去了好好说,把你大哥带回来就行,千万别惹事。”

陆长寻边走边应:“娘,知道了,您放心在家里照顾奶奶。”

四人走到王地主家才知道,王春花怀上了,一口认定是陆长瑾的孩子。

陆长瑾根本就没有碰过她,怎么可能是他的娃,他也不肯做这个冤大头啊。

王地主要求他娶王春花进门,并拿出五十两银子作为聘礼,被陆长瑾一口拒绝了。

开什么玩笑,孩子不是他的,让他当冤大头不算,还要什么天价的聘礼。

农家娶亲,一般五两银子都不少了,条件好的人家也有给十两银子的,五十两她也配?

被拒绝的王地主恼羞成怒吩咐人打了陆长瑾。

陆遥知道大哥会武的,乡下人对他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为什么他不还手?

陆遥对这家人的身份更疑惑了。

王地主家是村子最好的房子,三进三出的院子,一砖一瓦都是上等货色。

来到王家的几人,看到陆长瑾已经趴在了地上,几人心疼的上前扶起大哥。

陆三郎长勋和陆四郎长砚刚想跟他们拼了,被陆长寻和陆遥拦下了。

陆遥给了二哥一个‘让我来’的眼神,陆长寻点了点头。

对家人无条件的信任,陆遥很感动。

陆遥瞧了一眼大哥身上的伤,质问道:“你们说这事是我们大哥做的,有什么证据?”

“这要什么证据,春花说是他就是他。”

陆遥笑了:“春花姐姐说是我大哥,你们就认定是他?那春花姐姐说是县里的官老爷呢?那她是不是就可以当官家夫人了?”

周围村民一阵哄堂大笑。

王春花一脸得意,好似未婚先孕是什么光荣的事:“我当然有证据,小傻子,看我过了门怎么收拾你。”

陆长瑾捏紧了拳头,恨不得一拳打爆她的头。

王春花继续说道:“长瑾哥哥,怎么你说的话都忘了呢,一个月前的晚上,我刚熄灯想睡觉,你就闯进我的房间,你说你爱我的,你都忘了吗?”

“胡说,我大哥晚上从来没有出来过,我们兄弟几个一起睡觉,我们都能作证。”

“你们家人怎么能作证,肯定帮着你们大哥做掩护,我是有证据的。”说着拿出了一块劣质的玉佩,向大家展示:

“这是长瑾哥哥送我的,是你们陆家代代由长子传下来的。”

陆遥望向大哥,后者摇了摇头。

陆长瑾一脸恼怒:“我们家从来没有这种玉佩,如果有的话也不会送给你,我们陆家现在还欠着张郎中的药钱,何不卖了换药钱呢?”

王春花不信,以为是陆长瑾为了抵赖:“你骗人,就是那天晚上你送我的。”

“春花姐姐,玉佩可以拿给我看看吗?我是小孩不会撒谎的,我来看看是不是我们家的。”

王春花看了一眼陆遥,犹豫了下,递给了她。

陆遥接过玉佩,一看这玉佩就是假的,不值个钱。她想找找蛛丝马迹,果然,在玉佩的最底端找到了一个小小的‘刘’字,心里有了数。

“春花姐姐,除了这些,你还记得我大哥身上有什么记号之类的吗?比如胎记?”

王春花想了想:“我记得长瑾哥哥后背有一条疤痕,很长,足足有半尺,当时我还心疼了好久。”

那天晚上王春花跟那男人合在一起的时候,舒服之时,摸到了后背长长的疤,还心疼了问了他。

对于这点,陆遥是相信大哥的,那天晚上绝对不是陆长瑾。

“大哥,你把上衣脱下来,让大家看看吧。麻烦大家作个见证。”

陆长瑾被打的浑身是伤,一动都疼的厉害,陆家几兄弟帮着大哥把上衣脱下来,露出白亮的背部。

可以看出很结实,线条也很美,就连陆遥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除了新的伤痕,只有胳膊上有一点小小的疤痕,陆遥看出那是箭伤,已经是几年前的旧伤了。

“不可能,不可能,明明有疤的。”王春花一脸狰狞的扑了上来,陆长瑾躲过。

“春花姐姐,我不知道你跟什么人苟合了,弄了一个什么玉佩来诬赖我大哥。”陆遥冷哼一声,眼神充满了鄙视:“这玉佩上写着的刘字,你当我们眼瞎吗?”

“你胡说,你胡说。”王春花慌了,过来就要抢玉佩。

这世虽然还是个小孩子,但是上世训练的招式深入骨髓,对付一个小村姑绰绰有余,陆遥轻松躲过。

“大家都来帮忙做个见证吧,玉佩底部有一个小小的刘字,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村里好多人受过王地主的欺负,这会子巴不得他倒霉,都纷纷过来查看。

村民经过陆遥的提醒,都看到了玉佩上的‘刘’字。

其中有个人拿着玉佩看了又看,脸上欲言又止,陆遥一眼就看穿了,这个人肯定知道些什么。

随即上前恳求道:“大叔,这关系到我大哥的一世清白,您要是知道什么,请您一定要说出来,日后我们陆家必有重谢。”

上一篇 2022年8月6日 下午6:08
下一篇 2022年8月6日 下午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