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云熙苏鸣(我只想分享系统)全文免费阅读_(我只想分享系统)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柳云熙苏鸣是奇幻玄幻小说《我只想分享系统》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小山在哪”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非传统系统流+转世】
剑非万人敌,文窃四海声
儿戏不足道,五噫出西京
故事的开头,要从一个倒霉蛋收获了一个坑逼系统说起

小说:我只想分享系统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小山在哪

角色:柳云熙苏鸣

热门网络小说《我只想分享系统》是著名作者“小山在哪”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其间正中的那位身披黄金坚甲,体型魁梧,正是而今大乾百万大军的执掌者,南山千里。南山将军面容苍老,脸上每一条皱纹,皆如刀刻,其内深深的藏着一股勇武之气。将军右边跪伏着的则是一个发须皆白形如枯木的老者,这老人身着大红袍子,袍上绣有两只飞鹤左右舞旋,盘日而飞。这老者是而今大乾文相,文官之首,崔正

评论专区

在第四天灾中幸存:矫情的白莲花,这什么弱智写的?

私人科技:写的太多无关紧要的事情了,没事情写个拉拉,一个副总写这么多鸡毛蒜皮的事情,看的烦

直播界鬼才:得罪了王思聪,黑了很多,也许是黑了一些职业选手,被人以涉黄原因封杀

我只想分享系统

第1章 一招毙敌系统

大乾

女帝寝殿中

几盏油灯正昏暗的烧着,暗黄的光,照到了在鎏金铸造的高床上静卧着的女人苍白的脸上。

殿里听不见风声,火苗却微微晃动。

女帝眉心微蹙,秀脸发白,额头细密的汗水早已沾**鬓间的黑发,早没了往日的威仪。

嘴里时不时传来的一声声轻咳,若是让人听见,又是一阵胆战心惊。

唯恐这位大乾的支柱,就这般随之而去。

大殿外正有数十个人四体伏地,恭敬的跪着。

跪在前头的是三个老人。

其间正中的那位身披黄金坚甲,体型魁梧,正是而今大乾百万大军的执掌者,南山千里。

南山将军面容苍老,脸上每一条皱纹,皆如刀刻,其内深深的藏着一股勇武之气。

将军右边跪伏着的则是一个发须皆白形如枯木的老者,这老人身着大红袍子,袍上绣有两只飞鹤左右舞旋,盘日而飞。

这老者是而今大乾文相,文官之首,崔正。

至若左侧那一人,却是气息平凡,修为不显,浑身透着一股子死气,乍的一看,这浮现的死气竟然还比殿内身受重伤的圣后还要浓厚。

修为平凡,但身份却不简单,是圣后发迹之前,便侍奉在圣后左右的宫内大管事,杨海。

不过杨大总管,终究天赋有限,纵使服用了再多丹药,也没能修出个名堂来。

至若这些人缘何要跪于殿前

却要从一桩不知从何日而起,从宫里传出的圣后冲击生死关失败,走火入魔的风言说起。

但跪伏在此处的数十人哪一个不是跺跺脚就能让整个大乾抖上一抖的的人物。

他们心里明白,那桩谣言所传不假,圣后恐怕当真命不久矣。

若圣后驾崩,那座刚刚建立起来的大乾也必将迎来一场巨变。

这场风暴,也必定会从京城中卷起。

但若是仅仅如此,却也不足以让大钱中,如此显赫的一群人,左女帝宫中跪拜。

毕竟大乾之前还有大梁,大梁之前还有大庆,改朝换代对于寿元长久的修士们来说,算不得什么稀奇的事。

尽管大乾与前朝不尽相同,但也没什么多大差别。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等到日挂中天,原本殿前那遮蔽住众人的阴影,也开始弥散于无形。

宫外众人大多都是有修为在身的修士,但此刻却不敢动用一次灵气,纵是被汗水糊住了眼睛,却也不敢动用丝毫修为,唯恐其心不诚,犯了上天之逆,惹得圣后天崩。

当然不少人心中更惧的是那跪伏在前头的红衣文相

说来实在可笑,这一帮子在大乾中修为最高,地位最长的人。

听闻圣后将要天崩时,竟也学凡人一般,跪在殿前,设下法坛,向上天祈祷,求圣后平安

而此法坛主使,则正是崔正,崔文相。

有些人哪怕心里并不情愿,可也说不赢以卖弄文字为生的文相,只得一同跟来,也来装模作样一番。

按照文相的说法,今日是问天祭祀的最后一日了!

倘若那书院中所记载的问天经当真有用,圣后之生死,今日当有分晓。

此刻

宫外,来了一位客人,这客人倒也不算是不速之客。

走到宫门前,正要敲门,可悬着的手还没有落下,那高大的赤红宫门便已经悄然的生出一个缝来。

开门的卫兵虽然不认得眼前这人,但既是上头之令,那听从便是。

入了禁城,自是有要事要做。

这位客人名为食月,乃南域十大刺客之一,三阁之一的天隐阁唯一的一位首席刺客,也是天隐阁中唯一精通幻影神功之人。

其修为已至生死境上境。

此世修者共9个境界。

小巧境,大巧境,寻山境,觅海境,彼岸境,生死境,神通境,圣境,神境。

神境修者,虽有其名传世,但飘渺无痕,无人寻见,难定真假。

至若圣境大多也是飘渺无踪,居于深山幽谷,洞天秘境,少涉凡尘。

天下大宗,大多以神通境界为首。

大乾不过边陲小国,其间最强之者,当今圣后,亦不过生死二境之中的死境罢了。

况且圣后渡生死劫时走火入魔,身受重伤,已命不久矣。

末惊动殿前跪伏的众人,食月入了殿内。

一入殿中,便见床上卧着的奄奄一息之人,圣后身体中未曾透露出死气,全然只像生了一场重病,并不似未曾度过生死劫。

但这些表象,又哪能瞒得住食月这位渡尽九劫的大修者呢?

食月心头一叹,死气入体,生泉了绝,分明是将死之象。

也不知那几位主家为何还要派自己前来刺杀。

何不让这圣后随劫而去,也只是多虚耗一些时日罢了。

但尽管如此,食月却也不会小瞧了这位身患重病的圣后

一路走来,这位圣后在大乾这片土地上的种种事迹?

食月时有耳闻,一个女子能做到如此地步,自是心中敬服。

殿内只点着几盏油灯,又拉上了帘子,愈加显得黑暗。

原本细细眯着的眼睛也悄无声息的的睁开。

一柄弯月利刃恍然之间出现在了食月的掌中。

床上的女子,似乎觉出了些什么,眼角的睫毛微微的动了动,但身子却仍未有半分动弹。

不过瞬息,食月便已闪身到了圣后的床边。

只消片刻,这位如流星一般崛起的绝世女帝便会死在自己的手中。

“唉,

要怪就怪仇人太多。

怪就怪人心不古!”

食月心中一叹,随即利刃猛的从空中扎下,在虚空中划出了一道似早春细雨般的白线。

眼见这把利刃就要如细雨无声一般的落入大地一样刺入女帝的身体。

却突有一声惊雷惊散了早春薄薄的云层,将天都捅出了窟窿,一场血雨倾盆而下。

伴着惊雷,食月原本握刀的手掌,已经不知道被什么莫名的力量连根切断,鲜血从断裂之处喷涌而出。

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来。

痛!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痛过了。

自从从那座岛上出来之后,杀人于他如同饮水,食月早已将自己在那座岛上所受的痛苦,百倍千倍全部返还到自己手下的亡魂身上。

可这次他又一次感受到了钻心的痛楚,没有半点犹豫,身子如同流水一般,融入影中,要飞速的从殿里退了出去。

虽然断了一只手,但有幻影神功在,自是没人能拦住他。

床上的女人感觉到那人的消失,却并未阻拦,眉头一蹙,似乎有些失望,她没有等到自己要等的人。

“当真胆小

我若不死,

却是见不得那些牛鬼蛇神了

而今,恰好合适。

或许只有我变成了死人。

才会让那些家伙大胆的出现。”

圣后心中默念。

不日,

大乾圣后驾崩。

自圣后称帝,大乾国力蒸蒸日上,从一个民寒国苦的边陲小国逐渐发展成在这个南域也能排得上名号的三流国度

在大乾百姓眼中,

圣后犹如天神。

可谓是无所不能,伟力万千。

可而今圣后驾崩

帝都之内,白幡漫天,

众民垂泪,皆悼皆念。

甚至还有不少隐于山中的道士举着白幡,入了城来,自言要为圣后,升灵堂,开法事。

真真假假,帝都城内,也已摆起数10座灵坛。

城里的人,愈发多了!倒还显得热闹了起来。

没了圣后的禁宫,

对于有些人物,

便如同一个筛子。

风能进来,雨能进来,不速之客自然也能进来。

外城不少法坛上,正热热闹闹的敲着法事,可禁宫之中却是一片死寂,而死寂的中心正是停放圣后棺椁的通幽殿。

此刻

通幽殿内

一个身着青袍的古朴道士。

一个头发散乱,两个瞳孔一黑一白身形矮小的童子。

一个背着长剑的断眉剑客。

正站在圣后棺前。

"求古道士,这女帝当真死了。”

那剑客,头微微一偏,朝青袍道士问道。

“其魂已散,其灵已逝,已赴黄泉久矣。”

“哼,也不看看是谁下的毒。”

黑白童子闻言似乎很是骄傲。

二人听闻此言,眉头一皱,身子微微的往边上挪了挪,似乎不是很想挨着这童子。

“唉,还是想想怎么跟天影阁交代吧,让他们的宝贝刺客断了一只手。”

求古道士沉默片刻后才又说上一句。

这三人皆是大乾之外了不得的人物,身居高位,便更是爱惜羽毛,

先是那黑白童子,以堂堂神通之尊,下绝毒于圣后,令其破生死关失败。

有驱使隐阁刺客刺杀,已试探圣后真假。

至若这三人与圣后间恩怨纠缠,却不是三言两语又能道的明白?

无非是这大乾,原是三宗故土,历来受三中把持,可圣后横空出世以一己之力破了三宗禁锢,这才有了而今之局。

既然,圣后当真已死。

那此刻的三人只想快回宗门,领宗门弟子,收回曾经的故土。

毕竟以前的大乾可是这三宗的后花园呢!

三人正要转身离去

却见圣后棺椁里突然迸发出一阵白光。

“嗯!”

黑白童子,眉头一皱,似是不解。

【系统提示:一招毙敌系统已经启动

您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正在分析敌人

“黑白童子,黑白魔宗宗主。

修为神通境小成

可击杀。

求古道士,

隐仙宗太上长老。

修为神通境小成。

可击杀。

无情剑仙离勇,

古剑宗太上一长老

修为神通境小成

可击杀。

系统提示:请宿主按确认键

确认“击杀”

指示:宿主在完成本次击杀后,系统储能耗尽,将自行消散。

感谢宿主的陪伴。

希望下次相会。

一次毙敌系统敬上。】

三人耳中突然传来了冷漠的机械声音,正不解之时。

一股莫大的力量已然降临到这三人身上,这股力量过于的陌生,也过于的强大,三人同时想起关于圣后的某一个传闻,传闻圣后凡遇大敌,定可起死回生,置敌于死地。

尽皆神色大变。

求古道土反应最快,青袍一抖,手中拂尘乱舞,无数的黄符从袖中飞出,围绕在其身四处,淡黄色的灵气,如同决堤一般,从身体中倾涌而出,拼了命的要隔绝这股力量的锁定,飞逃而去。

“选择击杀。”

棺椁里的圣后,发出了一道冰冷的声音。

圣后看着面板上飞速跳动的白字,心头微微一颤。

“唉,终究还是要离开我了!

放心,我们会有相见的时候!

虽然不知道是哪位前辈与我开下的玩笑,但36次救命恩情,

北宫秋全已刻在心中。

若能相见,定舍命报恩!”

三位神通强者,各使神通,灵气四溢,却都无法摆脱这一道白光的锁定。

只消片刻,三位神通强者便会在这一束白光下,如同飞蛾扑火,化作灰飞。

白光散后,那一面只能由圣后看见的系统面板,也在虚空中缓慢的消失。

随即化作一阵微尘,逐渐消散。

当最后一粒微尘也消失在虚空中时

一道莫名的悸动,在隔着重山重水的两人的心中同时颤起。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9月30日 am9:33
下一篇 2022年10月9日 pm7:09